Hero X

我自己的网站。什么都有,尽量不鸽。

我们花了五年来维修1941年产的KDF甲壳虫,还记录下了全程!

《我们花了五年来维修1941年产的KDF甲壳虫,还记录下了全程!》
– 在捷克斯洛伐克的社会主义时期,配件稀少。这台可怜的小东西是修三年,毁三年,缝缝补补又三年。

我们花了五年来维修1941年产的KDF甲壳虫,还记录下了全程!

大众甲壳虫不仅仅是一款寻常的车,还是一种象征。从20世纪40年代开始生产时到2003年底,已经售出了超过2100万辆甲壳虫。它是史上产量最高的车型,而它的设计一直没有明显改变。捷克人会吹爆这台现存最古老的甲壳虫。这台甲壳虫现停放在Ondrej Brom的车库里,他是阅历丰富的甲壳虫爱好者,为精益求精地修复这颗宝石已经努力多年。修复工作终于完成了,我们迫不及待地想要通过图书,向大家展示关于这台车的一切。这本书现在在Kickstarter上提供,请搜索“KdF41”。直达链接

一见钟情

“我第一次见到这台车是在1988年,当时我还是一名学生。我在我兄弟的朋友Ladislav Rojka那里注意到了这台车。这台可怜的小东西停放在一棵大树下,车身陷进了半个车轮那么深的一层黏土中。真是暴殄天物,让人惋惜啊。”Ondrej回忆道。

九年后,当他发现这副残骸在出售时,他立刻冲到了那里。打开钱包一看,他只有四千捷克克朗。

《我们花了五年来维修1941年产的KDF甲壳虫,还记录下了全程!》
《我们花了五年来维修1941年产的KDF甲壳虫,还记录下了全程!》

“售价是六万捷克克朗。于是我问车主能否等我去一趟银行。谢天谢地他答应了。”Ondrej说。

警方技术人员揭开了历史的面纱

当他买下这块甲壳虫残骸时,他还不知道这辆车有多么独特。他只知道他是这台原版二战时期KdF甲壳虫的新主人,但关于这台车的更多信息仍然成谜。没有找到产品铭牌,更不用说能够揭露更多信息的车身编号了。

为了探寻这台甲壳虫的历史,Ondrej必须从铭文上着手,做侦察工作。他苦心寻找各种能够透过多层漆面,从车身上读出汽车序列号的方法。他咨询了专家,尝试了一种特殊的X光,甚至试图联系内政部。最终他想起来,他有一位朋友,是一名刑警,从事刑侦技术工作。

《我们花了五年来维修1941年产的KDF甲壳虫,还记录下了全程!》

很多层涂料和沥青,把从原车黑色车漆,到车身序列号的一切,都埋藏了起来。

“他带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来到我的工作室里——各种各样的试管,和装满液体、滴管和刷子的容器。感觉仿佛置身于一个小型化学实验室。他依次把化学试剂滴到汽车的引擎盖上。我和我妻子则目不转睛地查看着序列号所在的位置。”Brom回忆道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在层层漆面之下,数字20显现了出来。在档案库中潜心专研许久后,我们得到了答案。这台KdF甲壳虫的首任车主,是柏林的著名作曲家保罗·林克,从1943年以来,他一直住在捷克共和国的玛丽安温泉镇(Marianske Lazne)。在二战之后,包括他在内的所有苏台德区人被重新安置。但这台车被留在了捷克斯洛伐克,随后被国家卫生官员Zdenek Krasny带走。此后这台车又曾归属Tesar家族。

“不幸的是,林克的这台车在1958到1997年间的命运,并没有被妥善地记录下来。Antonin Tesar(儿子)告诉我,根据他的记忆,这台车在1958年又被卖出。但我已经无法查清是谁买下了这台车了。一切都被捷克共和国荒诞的集权主义时期的漫漫雾霭所遮盖了。”谈到这台车的历史时,Ondrej这么说道。

《我们花了五年来维修1941年产的KDF甲壳虫,还记录下了全程!》

保罗·卡尔·埃米尔·林克,1941年时的首任车主

别在EBAY上买“原装”时速表

在对这辆车的历史进行了一番研究后,Ondrej开始了他持续数年的修旧如旧。他的工作仍是十分艰巨的,因为从1941年以来,保存下来的照片和其他KdF上的材料寥寥无几。(例如旧版原型车的资料就很难得一见)尽管如此,Ondrej还是全力以赴,试图把最细微之处都还原成最接近1941年原版的形式。他尝试了很多种的涂料,他按照1940年11月的规定手动填写了车牌上的字母和数字,并且从外国经销商那里寻找原装配件。但修复工作并不是一帆风顺,有一次Ondrej在eBay拍卖上,拍中了一块二战时期的KdF甲壳虫车速表。

“从卖家秀中并不能看出这是原装配件还是一个复制品,但我当时别无选择,于是买了这块车速表。”Ondrej回忆道。在他拆开车速表包装盒的那一刻,他就清楚地明白了这是一场骗局。

《我们花了五年来维修1941年产的KDF甲壳虫,还记录下了全程!》

Ondrej最终得到了一块原装速度表(已经记录了2公里里程),并且在2018年6月24日喜迎1000公里里程。

和二战时一样快

尽管遇到了各种艰难,他还是成功完成了汽车修复,使得这台二战时期的KdF甲壳虫重新上路。几乎与近七十年前的情形相同。

《我们花了五年来维修1941年产的KDF甲壳虫,还记录下了全程!》

在华沙的影棚中,拍摄此书中的系列照片

《我们花了五年来维修1941年产的KDF甲壳虫,还记录下了全程!》
《我们花了五年来维修1941年产的KDF甲壳虫,还记录下了全程!》
《我们花了五年来维修1941年产的KDF甲壳虫,还记录下了全程!》
《我们花了五年来维修1941年产的KDF甲壳虫,还记录下了全程!》

“把这辆车的驾驶性能和任何一款当代汽车相比较,都是不现实的。然而,驾驶这台车轻松而愉快,尤其是当任何部件都按照预定的工况在工作的时候。这台958cc排量发动机让我喜出望外。这台发动机十分灵活,并且可以轻松达到每小时100公里。这和这辆车刚出厂时别无二致。”Brom说。

我说过我们记录下了一切吗?

这个350页的书籍大制作,是以捷克语和英语双语出版的。任何对此感兴趣的人,都可以在Kickstarter上购买它,我们于14天前发起了这项众筹。决定支持这个项目的爱好者们可以获得我们自行出版印刷的首批800本书籍之一,还有A3尺寸照片,B2尺寸海报,以及有这台传KdF甲壳虫和其他更多内容的A3尺寸日历。

《我们花了五年来维修1941年产的KDF甲壳虫,还记录下了全程!》
《我们花了五年来维修1941年产的KDF甲壳虫,还记录下了全程!》
《我们花了五年来维修1941年产的KDF甲壳虫,还记录下了全程!》
《我们花了五年来维修1941年产的KDF甲壳虫,还记录下了全程!》
《我们花了五年来维修1941年产的KDF甲壳虫,还记录下了全程!》
《我们花了五年来维修1941年产的KDF甲壳虫,还记录下了全程!》
《我们花了五年来维修1941年产的KDF甲壳虫,还记录下了全程!》
《我们花了五年来维修1941年产的KDF甲壳虫,还记录下了全程!》
《我们花了五年来维修1941年产的KDF甲壳虫,还记录下了全程!》

每个帮助修复这辆车的人都是历史英雄

我们对所有为修复“林克的汽车”这个项目提供帮助的人,必须要表示由衷的感谢。我们记录下修复过程的每个步骤,谨以此献给在我们远去国外和这台大玩具玩耍时,在家里孤零零一人的妻子。

JACEK KRAJEWSKI ABOUT KDF41

CHRISTIAN GRUNDMANN ABOUT KDF41

TOMASZ SOBKOWIAK ABOUT KDF41

这是一趟非凡的旅程,而KICKSTARTER将帮助我们开始下一段旅程。

你喜欢这台现存最早的甲壳虫的故事吗?欢迎留言讨论。

翻译自KdF41 Beetle发表在VINTAGE MODDERS的文章。翻译经原作者授权。This article is a translation of “WE HAVE BEEN RESTORING 1941 KDF BEETLE FOR 5 YEARS & WE DOCUMENTED EVERYTHING!” by KdF41 Beetle. This translation is authorized.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