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ro X

我自己的网站。什么都有,尽量不鸽。

永远的达柯他,老当益壮的DC-3

今天,为大家介绍一种飞机——道格拉斯DC-3(达柯他)。

《永远的达柯他,老当益壮的DC-3》

这个型号的飞机,诞生于上世纪30年代,是历史上较早的一种能够大规模用于商业飞行的飞机。而它的货机版本,参加过莱茵河空降和诺曼底登陆,是唯一能够执飞当年世界上最艰苦的航线——驼峰航线的飞机,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同盟国的胜利,提供了极大的帮助。直到现在,还有DC-3(货运型号为C-47)在世界各地服役。

DC-3,在航空界,是历史性的存在。


老当益壮

新西兰的Air Chathams航空公司宣布,曾经拥有一架注册号为ZK-AWP的DC-3型飞机。这飞机长这样:

《永远的达柯他,老当益壮的DC-3》

我查了一下这一架飞机的记录:

《永远的达柯他,老当益壮的DC-3》

这飞机最早的注册记录是在美国空军,是1945年生产的,装备普惠R1830引擎。也就是说,这飞机已经平稳地飞行了——71年。它于2017年初光荣退役。

七十一年,足以使一个人从孩童变得满头白发。而这架飞机,却仍然老当益壮,能够进行商业载客飞行。


我们再来看看中国的南极科考队。为了配合南极科考,中国从Basler公司购进了一架极地专用的飞机,也就是雪鹰601号。长这样:

《永远的达柯他,老当益壮的DC-3》
《永远的达柯他,老当益壮的DC-3》

咦,这飞机为什么看起来和现在常见的飞机不一样……停场时头是仰起来的?而且还挂着加拿大的注册号?

事实上,此次中国购买的“雪鹰601”号南极考察飞机,前身是一架C-47军用运输机,机龄高达72岁。出厂交付时间是1944年1月14日,最早服役于美国陆军第8航空队,驻扎在英国。

1944年6月5日,该机,由机长Thornton上尉驾驶,参加诺曼底登陆战役。第二年3月24日,该机运载英国官兵,参加莱茵河空降战役。

战后这架飞机被多次转卖,期间还在以色列空军服役,2004年被加拿大巴斯勒购进,2015年被改装为“雪鹰601”号南极考察飞机。DC-3的起落架布局让它不容易陷入雪中,而简单的结构,结实的质量,以及螺旋桨发动机的特性,使得它特别适合雪地飞行。


DC-3,能够坚挺几十年而屹立不倒,实在是航空史上的奇迹。

《永远的达柯他,老当益壮的DC-3》

DC-3于1935年12月首飞,有客运和军用(C-47)等多种型号。DC-3是一个非常传奇的机型。因它的的卓越表现,DC-3一共生产了13000余架,据报导,直到二次大战前夕,世界各国90%以上的客运航线是用DC-3飞机执飞的。这在民航史上是空前绝后的。


光辉历史

DC-3于1935年面世,应当时的美国航空的要求而设计。DC-3能载客30人,打破了多种客机飞行速度和载货纪录,美国航空公司董事长C·R·史密斯说:“DC-3是第一架依靠运载旅客能够赚钱的飞机”,只需在中途一次加油便能横越美国东西岸,再加上设置首次于飞机上出现的空中厨房,及能在机舱设置床位,为商业飞行带来了革命性的突破。下图是香港Cathay航空(现在的中国国泰港龙航空)开业时所用的Besty号DC-3飞机。

《永远的达柯他,老当益壮的DC-3》

虽然英国早在 1942 年 11 月就使用达科他在北非空降了一个旅的伞兵,但直到 1943 年 7 月,C-47 才开始大规模在作战中使用。当时在西西里空降了约 4,000 名伞兵和滑翔机部队以支援盟军的入侵。接下来是 1944 年 6 月的诺曼底空降,1,000 架 C-47 在 60 小时内空投了 60,000 名伞兵和他们的装备。这在当时,是空前绝后的,DC-3是当时投送伞兵效率最高的飞机,并且远超其他机型。

《永远的达柯他,老当益壮的DC-3》

许多 C-47 用于飞中国到印度的驼峰航线,总共运送了 590,000 吨的物资。由于强烈的气流,恶劣的天气,寒冷的温度,更不要提敌机的骚扰,飞行相当艰难。当时喜马拉雅山脚下,满是飞机的残骸,喜马拉雅山脚被称为是“铝谷”,而飞机在飞到那么高的高度时,玻璃甚至引擎都会结冰,飞行员只能边浇酒精,边驾驶。然而,C-47是当时唯一能够飞跃驼峰的飞机。

《永远的达柯他,老当益壮的DC-3》
《永远的达柯他,老当益壮的DC-3》

传奇经历

你听说过飞机撞山却还能复飞的事吗?

1957年4月21日,下午1点23分,美国边区航空公司“飞行7号”DC-3从美国普雷斯科特起飞,到亚利桑那州的菲尼克斯去。飞行途中,约在6500百英尺(1981米)高度飞机要穿过两山之间的峡谷。飞机接近新河山区的“眺望点”时,驾驶员注意到天气变坏,目视飞行比较困难,就通知空中交通管制,要求允许仪表通行,时间是午后1点39分。

《永远的达柯他,老当益壮的DC-3》

飞机越飞越慢,越飞越低,慢慢下降,轻飘飘地掉入前面的低云层中。驾驶员意识到飞机处于一股强烈的向下气流中,推油门到全功率状态,并且感到,飞机进入云层时头稍稍上仰。然而正当发动机竭力爬升时,飞机猛然撞山。飞行员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,更想不到下一步的艰难险阻,只觉得飞机急剧地向右上方倾斜,然后翻向左边,便本能地关掉右发动机的油门,踩右脚满蹬,让方向舵向右到极限位置,企图使飞机外滑到水平飞行状态。虽然飞机由于严重震动遭到破坏,却仍然对操纵反应灵敏,摇摇晃晃地上升,并且从撞击点飞走,几秒钟之后,飞出云层,进入晴空。飞行员凝神一看,发现飞机左翼几乎剪断了9英尺。

“飞行七号”摇摇晃晃地继续飞行,午后2点零5分安全降落,比规定时间仅迟到2分钟。飞行84英里,其中至少37英里是令人毛骨悚然的飞行。

你听说过飞机击败战斗机的故事吗?

二战期间,在中缅印战场上。山峰上面,飞翔着一架中国航空公司的C-47。突然,中途窜出一架日本零式战斗机,像老鹰扑向小鸡一样,从后面猛烈撞击C-47飞机的尾部,撞掉1.5英尺长的方向舵,日本零式战斗机像醉鬼一样歪歪扭扭地下沉坠毁,而C—47却迂回地飞向基地,并且完成了修复,投入繁忙的运输线。在同盟国的运输机中,C-47是唯一曾经撞毁敌军战斗机的运输机型。

还有一次,一名日本神风式飞行员驾驶一架攻击机,射击C-47,企图打下那架笨重的、未武装的运输机。在几次没射中的情况下,神风式飞行员便驾驶飞机冲向毫无防御能力的C-47,在机身脊背擦穿一个洞。神风式飞机燃着熊熊大火下坠,C-47运输机却耸着肩膀沿着航线继续飞行。

反复超载,是DC-3忍受的另一桩事。例如DC-3的军用型C-47运输机,按照设计能力运载乘客最多不超过三十名,在缅甸,一次竟运载了七十四名。更为玄乎的是,在巴西,DC-3飞机一次竟塞满九十三名洪水灾民,笨重地飞离灾区。

DC-3还能比较稳定地机腹着陆。即使在严重损坏的情况下,C-47 也能实施较安全的机腹迫降,C-47 的机轮没有完全收入发动机舱,承受了一部分冲力。

《永远的达柯他,老当益壮的DC-3》

DC-3以它简单可靠的结构设计,皮实耐用的质量,作为当时几乎是唯二可靠的空运力量之一,为二战的胜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,开辟了民航的新时代。据统计,现在世界上仍有数百架可以正常运行的CD-3飞机,而专业做DC-3改装的巴斯勒公司表示,按他们公司的订单数量,DC-3的库存旧机体还能供应30年,这些旧机体经过翻新以后,还能用上几十年。DC-3作为航空史上的一个转折点,值得被铭记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